是在取悦他人还是在生存模式?从心理治疗师的角度来看它们的关联

取悦他人还是生存模式?心理治疗师视角下的关联探讨

Lucas Ottone

难以对他人说“不”,不想让人失望,寻求外部验证,害怕拒绝——这些都是“讨好他人”行为常见的特点。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会讨好他人?或者为什么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你会讨好他人(比如在安全环境中与朋友在一起时)?

简单来说,讨好他人可以定义为优先考虑他人的需求、希望和欲望,而忽视了自己的需求。虽然考虑他人的需求完全是健康和适当的,但讨好他人可能会超过这个范围。它往往以牺牲个体的福祉为代价,以获得认可、接受或验证。但如果它甚至超出了这个范围呢?

恭顺反应

恭顺反应是一种对潜在危险的生存机制和创伤反应。而我们的战斗或逃跑反应与采取积极措施让你安全相关,恭顺反应更加被动和屈服。

面对威胁,个体可能会以讨好的方式来安抚潜在的威胁。恭顺包括顺从、过度迁就和不惜一切代价避免冲突或“激动人心”。恭顺意味着保持和平。

成年人参与讨好他人的行为是为了让自己感到更加安全。但这真的是在讨好他人吗,还是恭顺呢?如果你发现自己为他人做出过度的努力,对伴侣的需求过于关注,或因为有自己的需求而感到内疚,那么很有可能是恭顺。但如果没有危险或被认为是威胁,为什么我们会恭顺呢?

儿童时期你可能“恭顺”的4个原因:

避免冲突让你安全

创伤反应的主要目的是让你安全。保护你的生命。远离危险威胁。

作为一个孩子,避免冲突的一个常见例子是不发脾气。如果孩子发脾气,可能会导致被惩罚或受到纪律处分。作为孩子时被关在一边暂时没有手机使用的惩罚是正常的。

然而,如果一个孩子有一个与年龄相称的发脾气,却换来被打、被骂或被忽视,可能会对这个孩子造成严重的情感伤害。而对于一个孩子来说,感情上的不安全并不安全——一个孩子无法独立生存。如果孩子学会了“做个好孩子”或“总是没问题”的话,冲突就会减少。

作为成年人,你会在不必要的情况下一直小心翼翼。害怕因说出自己的感受而得不到邀请参加活动或被排斥。记住,如果一个婴儿被父母“排斥”或没有被看到、听到或关注到,他们将无法生存。

你需要满足父母的需求(而非相反)

每个孩子都需要以某种方式满足父母的需求。例如,父母或照顾者需要知道他们的宝宝是否生病、饥饿、受伤等,以确保他们的安全。但如果宝宝无法沟通,父母如何知道宝宝的需求呢?

为了满足他们的需求,宝宝需要弄清楚如何才能引起父母的注意。如果宝宝有关节断裂(这对父母来说是看不到的),宝宝可能会哭泣——但父母只会认为他们饿了。但如果宝宝每次翻身时都哭和嘟哝,这会引起父母的注意,意味着可能有什么问题。简而言之,宝宝必须调整自己的行为以满足他们的需求。

如果你有一个父母,如果你不按他们的方式做事情,他们会惩罚你,这会影响你的幸福。例如,如果你有一个母亲,如果你不持续地验证或安慰她,她就会对你不理不睬,那将影响你的需求。如果你不像你母亲的最好朋友那样行事,可能导致你那天没有午餐。你感到被忽视、被驳回,不被看见。

感到被忽视是最阴险的童年创伤之一。

成为“调解者”或“取悦他人者”保持环境更加可预测

大脑喜欢可预测的事物。大脑(和焦虑)最大的敌人是未知,当事物变得不可预测时。

当事情轻松、无忧无虑时,放松就容易一些。但如果有潜在的冲突可能,这可能会激活神经系统,随时准备面对不舒服的时刻。

做调解者可以使家庭成员和朋友之间的争吵减少,从而实现更加平静的环境。这种环境不需要产生“小心翼翼”的感觉。在成长过程中,它可能表现为许多事情,比如成为班级小丑或被开玩笑的对象,以便将注意力从“危险”或不舒服的话题转移开来,恢复安全感。

作为成年人,可能会选择垫底来维护和平。或者在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的情况下一再说“对不起”。这可能是自我审查,不敢表达自己的愿望或需求,以“保持轻松”的局面。

你需要他人的认可来证实你的现实

你是否曾因为某人的行为而生气或受伤,而当你提出来时,他们完全把责任推给你?或者他们以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这个情况?这很令人困惑,对吧!

现在想象一下,对一个孩子来说,这有多么令人困惑。当我们考虑到童年发展时,他们的“现实”被否认可能会感到非常压抑和可怕。

举个例子:假设一个五岁的孩子因为丢了他们最喜欢的毛绒动物而发脾气。虽然从整体来看,这可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但对于一个大哭大闹因为他们最喜欢的东西突然消失了的孩子来说,这绝对是一件大事。

如果照顾者的反应是充满爱心和理解,并向孩子确认他们的情绪是合理的,这会让孩子感到更安全,因为他们的情绪被接受了。他们的情绪与现实和情况相符。

如果照顾者的反应是“哎呀,没什么大不了的,只是个傻玩具”,或者“别哭!你太敏感了”,这可能会让孩子感到非常沮丧。这会让孩子觉得他们的现实和情绪与周围的世界不符。最终结果是孩子认为他们的情绪是“错误的”。

作为成年人,当你的看法被否定时,你可能会感到不安全。你的“迎合”反应可能会因为害怕别人的反应而被激活。这可能表现为对自己的犹豫不决,在脑海中反复推敲各种情景,试图证明自己的情绪——或证明别人的情绪。

迎合会让你对质疑他人的观点、情绪或行为感到内疚。例如,对于自己向上司提出项目的意见而感到内疚,然后花45分钟发送一封道歉邮件,并使用过多的笑脸。

减少掩饰迎合行为的方法

识别创伤反应何时被激活可能非常困难。我经常听到客户问:“我为什么这样?”或“我有什么问题?”实际上,他们的身体和神经系统都有证据表明他们确实希望保持安全感。

只是他们的创伤反应稍微过于敏感。幸运的是,有方法可以减少这些掩饰的创伤反应。

承认它

减少人们取悦的迎合反应的第一步(也可能是最困难和令人沮丧的一步)是在你做这件事时承认和意识到它。如果你不知道它的存在,就无法修复它。

当我感觉自己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被激活时,我会和我的神经系统对话。真的。我会说一些像这样的话:“嘿,神经系统,我看到你,我感受到你。我欣赏你试图保护我,但现在我并不需要你。需要时我会召唤你的。”

我也鼓励我的客户这样做,因为这会让神经系统和触发反应变得不那么可怕和神秘。

要有自我怜悯

当你注意并观察到自己不喜欢的行为时,这并不会感觉很好。这可能会引发你内心的批评者,从而进行无益的负面自我对话。

记住,你的身体始终在试图保护你。你度过了多年多年的生存模式,只有很少的时间了解它的存在。善待自己。善待你的身体。如果你没有自怜悯心,这可能会让你感到非常沮丧,并且几乎无法对生活中需要的微小但微妙的改变产生动力。

与治疗师合作

说“不”和学会设定界限可能很困难。有一个你与之建立良好关系、感到舒适和信任的治疗师可以为实践这些策略打下良好的基础。

我经常鼓励客户在治疗过程中设定界限。例如,如果他们需要提前结束会话10分钟,或者由于会话后有个愉快的晚餐,不愿意谈论一些沉重或创伤性的事情。当我的客户为自己所需的东西发声时,我认为这是力量和巨大的个人成长的标志。

此外,长时间处于生存模式中也会对很多其他事情产生影响。它可能会影响你的福祉、身体和情绪健康、存在感,甚至记忆力。这可能导致你发现很难接触到真正的自我,以及你真正想要和需要的东西。

有时你可能会觉得自己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,或者经历了自我的丧失,这是可以接受的。与治疗师合作可以帮助你获得接触你真实自我的能力,帮助你看到自己的优点和韧性,并帮助你呵护内心的孩童,并学会用新的方式重新父母引导自己。

要记住

通过处理创伤,你可以给自己最好的礼物。当你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,你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,而且作为一个孩子,修复这个问题并不是你的责任。然而,作为一个成年人,现在你有力量和能力来处理创伤。你不必独自面对,你的驯服反应会感激你。